跟谁学遭做空,陈向东怒斥“一派胡言”,在线

跟谁学遭做空,陈向东怒斥“一派胡言”,在线

时间:2020-03-20 20:3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这也是自跟谁学成为全球第一家百亿美元宝贝之后,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第二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据跟谁学2019财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显示, 2019财年,跟谁学营收21个亿,是2018年同期的5倍之多;2019年全年的净利润更是达到了2.9亿元,与2018年同期相比增长超过了10倍,同时对外宣称持续7个季度实现了规模化盈利,连续5个季度以超过400%的速度增长, 其发展势头直逼新东方、好未来等行业巨头。

在在线教育“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的艰难环境之下,一度濒临倒闭的跟谁学,自2018年以来持续野蛮生长,更是在2019年俨然一匹黑马,发展一路高歌猛进。

其发展速度不仅惊呆了一众同行,更是被浑水摸鱼的做空机构Grizzly Research在报告中称之为“ 过于完美 ”,以至于美的不太真实(GSX reports financials to the SEC that we believe are simply too good to be true.)。

图片源自电影《唐伯虎点秋香》

当然这也是跟谁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向东第二次遭遇浑水做空,上一次发生在2012年,那时的陈向东还是新东方教育集团的执行总裁。

彼时新东方面对浑水机构的做空,一方面,新东方董事会主席俞敏洪出面据理力争;一方面,创始人俞敏洪、执行总裁陈向东、CFO谢东萤、董事兼执行副总裁周成刚、高级副总裁沙云龙等5名高管,计划使用其个人资金在未来3个月内在公开市场购买价值总计5000万美元ADS,表示对股市的信心,最后才让新东方才转危为安。

显然面对这次机构做空,跟谁学方面仅仅是一句“ 一派胡言 ”轻描淡写一笔带过,甚至连回应都懒得回应。如果这家做空机构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恐怕真的要扎心了。

截止2020年2月27日,跟谁学的股价在昨日开盘之后依然上涨,截止收盘下跌1.34%,股价依然坚挺,市值保持在100亿美元以上。

笔者整理了一些资料试图厘清其报告的逻辑和真实价值:

质疑一:“支出高出同行,但毛利率高。”

报告指出跟谁学平均毛利率为 70%,2019 年第四季度为 79%。跟谁学的老师薪酬高于行业平均 40-50%,销售人员薪酬高于行业平均30-40%。Grizzly Research认为,跟谁学支出远高于同行的同时,却还有这么高的毛利率,两者完全脱节。从跟谁学和网易最新的财务报告或许可以看出,收入和支出是成正比的,两者不同的在于一个盈利,一个亏损罢了。

此外相较于新东方、好未来55%左右的毛利率,跟谁学全年75%的毛利率确实显得与众不同,当然这也是跟谁学被国内外的投资机构看好的原因所在。

前几日,跟谁学CFO沈楠做客雪球直播,在线回答了大众的一些问题和质疑,其中就提到“ 高的留存率可以持续降低长期的获客成本 ”。

据官方数据显示,跟谁学加权后的获客成本仅为470多块钱,在业内是非常低的,这主要是跟谁学凭借着名师效应积累了良好的口碑,提升了转介绍率和扩科率,也使得整个获客成本得到了大幅的下降。

营销费用的提升主要源于为了扩大用户规模及提高品牌知名度所增加的市场推广费用,以及销售和营销人员薪酬的增长,尤其是师资的费用得到了大幅的提升,其中辅导老师的薪酬水平提升最快。

据跟谁学的内部的工作人员称,业绩在70%以内的的辅导老师保底工资将在10万以上,领着每月数万元薪水的辅导老师也不少见。2020年,随着跟谁学对辅导老师的扶持和激励,预计跟谁学的教学质量和服务将会有一个不小的飞越。

过去两年,国内的在线教育行业算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从以往数千家机构的军阀混战逐渐转变为“战国七雄”。在线教育融资规模也逐渐扩大,从A轮到F轮,数轮融资下来,动辄数十亿资本的加持,将烧钱大战推向了高潮,一路高歌猛进的同时,又不得不面临着盈利的困局。流量、转化率、留存率、扩科率以及转介绍率等一系列的指标都影响着在线教育机构的发展速度和规模。

面对高居不下的获客成本,“战争”终于在2019年的夏天爆发,数家头部机构约40亿的每天动辄上千万的广告投放,惊呆了一众看客,与此相反,跟谁学的低成本获客为获取利润提供了更大的空间。

据不完全统计,前几十家在线教育机构,近些年来的融资总额几乎超越了目前在线教育第一股跟谁学约700亿元的总市值(截止2月27日,跟谁学市值103亿美元)。风口之上的在线教育,在争议中负重前行。

作为在美国上市的第一家K12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于2019年6月6日在美国上市,一时轰动了整个在线教育。然而跟谁学又在短短数月之内,以黑马市值突破了100亿美元大关,成为国内乃至于世界范围内市值最大的在线教育公司。

质疑二:“存在夸大资本支出,进行资金转移。”

做空机构Grizzly Research提供的信息显示,跟谁学在1月13日收购了郑州凯通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但是,建筑物总投资才7500万元,跟谁学公开支付的3.3亿元的价格相差4倍,从而存在夸大资本支出,进行资金转移的情况。

攻破谣言最好的方法就是“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从下图我们可以看到,16709.61平方米的面积价值7500万,平均算下来均价不足5000元,作为省会的郑州,目前的房市价格均价都在万元以上,更何况还是在郑州较为核心的地区。

犯了这样的低级错误,Grizzly Research简直就是做空界的耻辱,甚至会被同行耻笑很多年。

质疑三:教师资质不及宣传,存在信息造假。

去年国家教育部门先后发布《 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 》、《 关于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 》等规范在线教育的政策和法规,针对师资和在线时长都做了明确的规定,同时各大在线教育机构都在各自的官方信息平台对师资的状况予以公示,跟谁学也毫不例外地严格地做到了这一点。

不仅是教育部门盯着,就是同行这边恐怕也不好交代。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能看出这一点。

质疑四:“跟谁学和高途课堂的百度搜索、微信指数偏低,股价涨幅最好。”

针对这个问题,跟谁学方面,其实也在雪球直播上做了解释,“ 学生学习上课的路径,有苹果系统、安卓系统、H5、小程序、微信场景、PC端等,截至到2月10日我们内部的终端数据来看,目前IOS终端占比在中等个位数左右。 ”

多渠道的获客方式,使得跟谁学不依赖于某一个特定的入口,这也造成了数据的分散。就好比,100个人从10个门分别进入,和从1个门进入,那么每个门进入的人数肯定是不一样的。

质疑五:关联交易

Grizzly Research报告中称,跟谁学利用北京百家视联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百家云图科技有限公司分流成本,完成财务造假,因为不仅在同一个地址办公,而且北京百家云图科技有限公司聘用跟谁学武汉办事处工作的员工,也即,他们依然是同一家公司,并且百家云图分流了本属于跟谁学的成本。

至于联合公司的情况,据笔者调查,百家视联一家是前跟谁学员工创建,创始人为了帮助其创业提供了资金和场地上的支持,但后来与跟谁学没有半毛钱关系;而百家云早已经在2017年业务调整的时候就已分割出去,还在2019年6月已完成了A+轮的融资。

曾在新东方工作的多年,经历过新东方被做空的风险,显然这次做空事件就是一场闹剧,对于一个身经百战的教育界老兵来说,不仅无关痛痒不说,还让跟谁学的知名度大大提升。“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对于跟谁学而言,连虚惊都算不上,也让吃瓜群众们失望至极。

然而铺天盖地的全网讨论,还为跟谁学免费做了一次全网推广,真是“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

同时也十分心疼这家做空机构,一个好好的团队,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人力成本,洋洋洒洒写了59页的报告、十几万字,最后连个响都没有听到,真是 赔了夫人又折兵 。

该做空机构不了解中国不说,更加不了解中国的教育,也因此在此事件中出尽了“ 洋相 ”。然而“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面对竞争对手也好,面对国外的做空机构也罢,随着跟谁学在业内的声名鹊起,人红是非多将在所难免,未来还将面临怎样的挑战,作为吃瓜观众,坐等围观。